水滴VS轻松,线上公益火力全开

作者: [db:作者] 分类: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: 2020-03-07 14:37

在优胜劣汰的存量经济时代,各行各业原本千帆竞发的龙舟赛都变成了针尖麦芒的拳击赛,残酷并精彩着。

2020年初,一场波及全球的疫情成为不速之客,在中国,湖北武汉成为关注焦点。

很快,无论是出于舆论压力还是善意初心,大批来自各个企业的物资善款纷纷涌来。另一边,屏幕上不断弹出的感人事迹不断轰炸后,那些握着手机宅在家中的“好心人”终于也坐不住了,这让一个特殊领域的行进者们嗅到了机遇——互联网公益。

初现:平台拥挤谋红利

2016年被称为网络互助元年,以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为代表的选手跑步入场。

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一直以来都是压垮每一个重病患者的巨石,遍地已满是诟病的基金慈善机构不得人心。互联网金融愈演愈烈的背景下,依托其独有的连接渠道和数字化技术,给解决这一社会痛点带去新的思路:能否用商业模式来做一种新型公益?“互助”应运而生。

所谓互助,是一种民众自愿组成的“人人助我,我助人人”的健康社群,不涉及刚性赔付原则,用户从加入,均摊,甚至终止,皆属自愿,互助平台在其中承担搭建平台、技术支持、寻求合法组织机构进行资金监管、协调第三方机构进行互助事件调查公示等辅助性工作。

通俗地举例,当积攒到300万位会员,在其中一人急需30万时每人只用拿出一毛钱便能解这些不幸者的燃眉之急。在保障人群、保障项目等方面巨大缺口的当口成为了社保和商保的强有力补充。

“救救我的XXX”,2014年这只配有触目惊心标题的“绿色小猫”一夜间侵袭了人们的朋友圈,这年9月轻松筹公司率先成立。它从大病众筹模式起家,以社交+众筹的方式,推出尝鲜预售、梦想清单、公益众筹等业务,同时涉足股权众筹、ICO等领域。

两年后网络互助的热度直线上升,在资本寒冬获得大量资本青睐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明星领域”,在短时间内迅速占据了市场。

2016年轻松筹意识到病前预防的重要性,应当将健康保障前置,随后一种由公益基金会监管的健康互助机制“轻松互助”上线;同年五月,沈鹏从美团离职创办水滴公司,寓意“水滴石穿,聚少成多”,旨在打造一个全民健康保障平台。

从口碑传播到异业合作,对新晋玩家来说首先要做的就是跑马圈地,谁积攒的用户多,谁就赢在了起跑线上。

下图为根据融资轮次整理出的国内互助平台: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